array(9) { ["catid"]=> string(2) "12" ["title_cn"]=> string(52) "不只需要一个好船长,更需要好多好船员" ["content_cn"]=> string(16398) "
金属钮扣发现一个细分的行业,每料扣子金额很小,但量大。这个行业也有一些了不起的公司如摩理都、YKK、SCOVILL、PRYM、中国SAB、SBS。我们的AB BUTTON 也力争在未来有一席之地,所以我们一直在坚守。

大家信任我,才跟我一起玩,我有责任有义务让大家未来两至三年发家致富 ?但只有一个好船长,肯定是玩不转的,我们所有管理层,现在,即刻起要做以下改变:
1.时间是最大最贵的的成本,交待的事,应争分夺秒的完成,今日事今日毕,不可以拖泥带水.
2.不清楚,问清楚 .不知道,请教别人.原地踏地走,是犯罪.
3.可以接受批评及表扬:这个是毛主席打天下的法宝,只有这样,我们的队伍才能清醒,不能自我麻木.
4.一切有结果来交换,一切用最终数据説话.管理要看销售额,要看利润率,交货期,周转天数.不讲究数据管理、不注重结果的管理都是耍流氓。
5.三个人做五个人事拿四个资工作是公司指导思想,一切以结果来评估一个人的价值。某些人公司放权给他同时,一定要负好责,用好权。压担的同时也是考验,只有每天进步一点才能算合格。
6.做好每一件小事是公司对每个人的要求。文件、电话、标签、交接、速递、支持。。。一切细小事构成公司每一天。总有一些人当小事不当事,最终酿成苦果。
7.每个管理员最基本的工作,做好做精每一个产品。编号、产品名称、图纸、工艺流程、生产细节、电镀注意事项,只有把产品做精了,才能称王称霸,才能有成长空间。一个工厂管理层如果连自己在生产什么都没有弄清,这个管理层肯定是脱节的。
8.整个公司是一个环的,生产人员不但要知道怎么做、会做、做低成本、会管工厂、会将产品整合,同时要配合销售推销产品,只有这样才能形成正循环。
9.公司渴望管理层有担当,愿意担当,主动担当,渴望我们“加西亚”。而不希望跟一个简单电镀产品,要派一个司机、一个外发、一个主管,这些处理方式都是混饭吃;交待一件事,理论三天可以完成,半个月后,老总在询问时,有关负责人答在处理,在询价,在处理。。。总是有哪么多借口。这样的做事方式,公司是永远无法前进的,这样的人是永远没有涨公司、晋职的机会。
10.重复第一点,我及公司管理人员时间都是很宝贵的,我们工作每一时应为公司增长及盈利而负责任,不盈力的工作、没有意义的事情不要做、不要接。”不要在非战略机会点上,消耗战略竞争力量.”
下面这个文章,大家可以看看!
任正非: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
每次从首都机场出来,都能看到华为巨幅广告“不在非战略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”。图片很具冲击力:一个瓦格尼亚人,在刚果博约马瀑布手持巨大尖锐的木篮,站在巨浪翻滚的激流中。他只有在位置使用恰当力量,湍急的河水才能顺势将鱼推进去,而他也不会让河水卷走。
据说,这是任正非特别喜欢的一张照片,偶然一次在飞机航空杂志上看到,费了很大周折才找到作者买下版权。“不在非战略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”,这句话看起来并不难懂,即要战略聚焦,坚持在主航道上发力。可做过公司的人都知道,做减法,有时候比做加法更难。看起来都是机会,哪些才是战略点?即使选对了战略点,以怎样的节奏与梯度投资才最有效?
华为就是一只长在村里的“小土鳖”
有好多文章讲,在互联网时代,互联网+时代,在双创时代,华为成功转型,也有人写了两万多字的文章来研究华为的转型之路,成功之路。但我认为,华为20年没有转型,华为就是这么个型。华为就是一只“小土鳖”,长在村里,然后慢慢往外爬,爬到三线城市、二线城市、中心城市,然后再爬到全世界。
如果讲华为的成长轨迹,我觉得形象一点讲华为就是一只“象龟”。所以他们说发扬“乌龟精神,赶上乌龟船”。
华为这种龟有两个特点:第一,紧贴地面。华为从来没有梦想长出一双隐形的翅膀。第二,抬起高昂的头。认定自己的目标,在自己选定的道路上坚持着走下去,经得起诱惑,耐得住寂寞,跟着客户一步一步走下去,一步步赚着小钱,一步一步地做大。
从1987年成立,就是那么一步步爬,自己约束自己,在自己认定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,走下去就有未来。当它厚积薄发以后,我们看到2000年前后,他有一个爆发式增长,由一个一无所有的中国公司,最后成为世界通讯制造业的老大,现在只有两个指标华为还落后于竞争对手,其他所有指标全面领先于竞争对手,就是这么一步步积累的,一步步走下去的。
最好的心灵鸡汤是“一万个小时定理”
互联网上老有心灵鸡汤,其实最好的心灵鸡汤就是“一万个小时定理”,任何事情坚持一万个小时肯定成功。但是现在我们等不及,我们的组织浮躁,老板浮躁,员工也浮躁,所以我们也在跑,但是我们老拐弯,拐弯跑,跑拐弯,最后回到原点,白忙活。我们不断选择自己的路径,但是我们也不断地背叛我们的路径,华为有一点可学的东西就是这种坚守和执着。
华为诞生在蛇口的一个三居室里,后来搬到工业园,然后1996年到了科技园,2002年左右到了坂田,明年华为的园区要正式竣工交付。其实,华为就是这么走过来的,没有依靠所谓的并购、资本运作,没有依靠把竞争对手引到坑里。
华为那么有钱,干点儿什么不都是轻松捞金?
我举个数字,华为十年的研发投入是2400多亿元。1996年华为给自己定下了纪律,按照销售额的10%提取研发费用。拿这么多钱干什么不好?搞个上市,搞个理财,搞个资本运作,搞个并购,最差的搞个房地产。我告诉大家,其实任正非是学建筑的,他拿这个钱搞个房地产,不是随便就捞一捞?所以说,华为真是在管着自己,一个能管住自己的企业是可怕的,一个能管住自己的人是可怕的,这个世界上最困难也是最伟大的就是管住自己,自我约束。
华为现在每天的研发投入是1.6亿元人民币,这每天1.6亿元的研发投入,一天给华为赚10亿元的销售额,赚1亿多元的利润。所以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公道的,公道就是天道酬勤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华为的成功就是靠这种持之以恒的投入。想创新就必须砸钱,这就是华为坚持的,华为的执着。
华为的那些“百年友商”都倒了,华为凭什么不倒?
华为是2010年进入世界500强的,排名357,2015年排名228位。华为的友商一直在往下走,华为却在往上走。那么在这里面其实有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华为背后的那些价值主张,他所坚持的东西,这是我们可能找到华为成长之谜背后的关键要素。
2013年华为的广告,在互联网上几乎找不着,也没几个人知道。我觉得华为这个广告在回答华为是会倒下去。有人说这是伪命题,但我认为这绝对不是伪命题。
华为的好多友商都不在了,而这些友商都是大名鼎鼎的百年老店,它们的平均年龄是106岁,而华为才28岁。很多伟大企业说倒就倒,华为凭什么不倒下?我们寻找华为倒下和不倒下的原因,我觉得在这张照片中能得出原因。照片显示的是华为的员工在海外,在原始森林里为客户安装基站,他们倒在泥浆里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公司战车的前进清除障碍,开辟前进的道路。华为凭什么倒下?有人跟我较劲,说华为这么干也有可能倒下,我说如果华为这么干还倒下了,只有一个解释,华为的命不好。
2014年,任正非在接受新西兰记者采访的时候,记者问了一个问题,华为凭什么超越那些友商,华为到底凭什么超越?任正非回答了四个字,说华为之所以有今天,就是“不喝咖啡”,把竞争对手喝咖啡的时间,用在往前跑上。所以华为这只龟,爬着爬着就可以和兔子肩并肩,爬着爬着前面就没兔子了。就这么简单,没有什么复杂的。2014年,同样是在接受英国记者采访的时候,任正非回答华为所谓的成功原因仅一个字:“傻”。做企业和做人一样,坚守这些东西,而不抛弃这些东西就是最简单的成功。
华为为何否定互联网思维、互联网精神?
再举一个例子,华为2014年的广告。我们都知道,这段时间互联网思维非常非常流行,有著名学者写了长文,批判华为没有互联网思维,没有互联网精神。华为内部也用了很长时间的讨论,讨论了好多次,华为到底需要不需要互联网精神?需要不需要互联网思维?讨论结果是任正非那句著名的话:豆子还是豆子,汽车还是汽车。
当时用的案例就是特斯拉和宝马,大家达成的共识是特斯拉能做的,宝马都能做,特斯拉代表的是传统,宝马代表的是传统,无非是加个集成,加个模块,太简单了。但是宝马能做的特斯拉做不了,因为宝马做汽车已经一百年了,为客户了解,对车子了解,这不是一个暴发户能够迅速补上这个课的,但是有个前提宝马要觉醒,宝马要变化,宝马要适应这个变化的时代。这句话传出去以后,被宝马的高管听到了,宝马深受鼓舞,最后送了任正非一辆宝马车。但另外一种说法是试驾(笑场)。
任正非要求华为们:“自我批判”和“乌龟精神”
任正非说在互联网时代,第一不要冲动。第二不要炒作互联网精神,第三不要动不动就使用时髦语言,颠覆的语言。(任正非说,互联网企业有个巨大的毛病,就是老要颠覆别人。)第四不要盲目创。第五不要纠结、不要攀附,坚信自己的价值观,这就是任正非对华为员工,华为这个公司,在互联网背景下提出的“不要干什么”的要求。
那么他要干什么?华为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并不重要,华为精神是不是互联网精神也不重要,这种精神能否使我们活下去,才最重要。华为要做的就是坚持自己的优势不动摇、延续性创新、走向开放,吸取外部的正能量。自我批判、乌龟精神,这就是任正非对互联网时代最基本的判断,也是通过他的思考给员工的一些约束,一些引导。
2015年的华为广告,是任正非发现的一幅获金奖的照片。作者是一个美国人,坚持拍芭蕾舞拍了三十年,一辈子就拍芭蕾舞,这就是一种坚守。任总看完这个照片的时候,立马冒出一句来,这不就是华为吗?这就是华为的身份证明,这就是华为的真实写照。所以我也想用一本书的名字给这个照片配一个名字,就是“苦难辉煌”,没有苦难何谈辉煌。我们太注重结果了,往往忽视掉过程,我们太计较所得了,往往忽视掉我们的付出。
任正非:不要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
今年华为的广告,主题叫做厚积薄发,照片是这样的:在刚果河边生活的少数民族,非常落后,为了生存他们把命都赌上了,稍有闪失,他们就会葬身刚果河。这就是战略聚焦。在照片旁边有一句任正非讲的非常中肯的话:不要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。
想想我们很多企业,很多人,其实都是在非战略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。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微信,我们有多少时间花在微信上。这就是典型的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。所以任正非的告诫是很中肯的,在你的战略机会定上聚焦战略竞争力量。
当你右脚血淋林的时候,你的左脚会辉煌吗?
结果不重要,过程重要。就像爱因斯坦讲的,重要的在于过程,当你过程达到了,结果就是自然的结果。当你右脚血淋林的时候,你的左脚会辉煌吗?因为这个是自然规律给我们安排的,所以急功近利就是一种短视的机会主义,这个短视的机会主义往往使我们很难安静下来,往往使我们违背常识,违背商业的基本规律。
“能够听得见批评的领导集团”
现在关于华为的议论很多,有人讲现在华为这么火,物极必反,华为该出事了,有人也说任正非今年特别火,感觉华为是不是有问题?我们看看华为未来还能走多久?还能走多远?取决于什么?
这也是华为高层的共识,这个共识第一是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集团,任正非给他下了一个定义“能够听得见批评的领导集团”。
第二,有制度和规则,其实任正非这几年做的一个重要的转变,就是从任正非的华为变成了华为的任正非。就是让制度和规则守望华为,比让任正非守望华为更靠谱。这里有一个限定词,这个制度和规则是进取的,不是控制的。
第三,有一个奋斗的群体,人力资源队伍,有个限定词就是他们要善于学习,而且要奋斗。以色列每年每人读49本书,中国人一年一点几本,学生都不读书了,学生不记笔记了,我讲课学生在下面看着你嚎叫,看着有点意思了拿出手机拍个照,然后再自拍一下。一个不学习的民族没有脸,我认为学习不是在公众号上学习,不是在微信上学习。
解一解任正非的迷茫
最近有一个话题,任正非很迷惑,我想讲讲迷惑问题。
华为总部有个湖,去年公司正式命名这个湖叫天鹅湖。天鹅湖里真的有天鹅,华为花了很大的价钱,从国外引进了八只黑天鹅。黑天鹅代表着不确定性,华为自我警示未来的世界是混沌的,是迷茫的。任正非讲他很迷惑,其实我觉得他一点也不迷惑。他知道要把黑天鹅转化为白天鹅。任正非的迷茫是对科学技术发展的迷茫,而不是对华为未来之路迷茫,如果有迷茫他就不会提出来2020年要达到1万亿人民币的销售额。
引用任正非的话,华为的成功没什么秘密,华为就是最典型的阿甘,阿甘就是目标坚定、专注执着、默默奉献、埋头苦干。然后我总结了五句话,华为就是一群傻傻的人,傻傻地坚守,傻傻地投入,傻傻地付出,傻傻地成功。
" ["querycount"]=> string(4) "2113" ["creatdate"]=> string(10) "2019-03-30" ["source_cn"]=> string(12) "亚洲钮扣" ["author_cn"]=> string(12) "亚洲钮扣" ["keyword_cn"]=> string(52) "不只需要一个好船长,更需要好多好船员" ["description_cn"]=> string(52) "不只需要一个好船长,更需要好多好船员" } 无效